聲樂系女生想回鄉唱響鹹水歌 - 中山文化 - 孫中山故居紀念館_偉人孫中山

首頁 > 資訊 > 中山文化 >

聲樂系女生想回鄉唱響鹹水歌

發布時間:2019-07-18    

  鹹水歌在中山東升曆史十分悠久,2006年,中山鹹水歌被列入國家級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。2016年,東升鎮歌手周炎敏和該鎮勝龍小學20名學生亮相央視,把鹹水歌唱上全國大舞台。7月3日,記者走進勝龍村,感受到鹹水歌延續的脈搏。
  走進勝龍村祥勝街陳雪褀的家,上世紀80年代建的舊房十分簡陋,陳雪褀父母剛巧在家,中風多年的奶奶躺在床上,家庭的負擔都落在父母的肩上。盛夏時節,沒裝空調的屋内悶熱難耐。聊起上了大學的女兒,陳雪褀的母親内心無比高興,她告訴記者,自己女兒是一名鹹水歌傳承者。
 
  年輕女孩成為鹹水歌表演常客
 
  “鹹水歌比較随性自由,它源自生活、貼近生活,通常都是即興創作,可以無需伴奏直接清唱。這種自然、無拘無束的感覺讓我漸漸喜歡上唱鹹水歌。”今年21歲的陳雪祺就讀于肇慶學院,是一名聲樂系的學生。據她回憶,孩童時,還能聽到鄉鄰們在田間勞作時,往往會唱鹹水歌助興。鄉間怡然自得的情趣,在陳雪祺的心裡埋下了音樂的種子。
 
  對鹹水歌的鐘情,也與身邊的音樂氛圍密切相關。“小學就讀于東升鎮勝龍小學,我們學校是一個鹹水歌傳承基地,所以從小就有老師教導,在這種氛圍的熏陶下,自己也慢慢喜歡上唱。”陳雪褀三年級時正式開始學唱鹹水歌,學校為教師和學生提供鹹水歌傳唱課程,并通過編寫教材等,将鹹水歌作為重要鄉土教材進行施教,從而讓廣大師生了解鹹水歌的曆史,掌握鹹水歌的演唱技巧和創作方法。
 
  “有一段時間,老師還帶我們走出校園,去拜訪村裡的老一輩鹹水歌歌手,那段經曆非常特别、難忘,也是從那時候起才真正感受到鹹水歌的魅力。”近些年,老一輩鹹水歌手相繼步入垂暮之年,漸漸淡出舞台。然而在勝龍村的各類文藝表演舞台上,鹹水歌依然是保留節目,因此陳雪祺慢慢成了演唱鹹水歌的常客。
 
  “我想擁有一架屬于自己的鋼琴”
 
  陳雪祺一家5口人,年過七旬的奶奶自2004年中風後半身癱瘓,卧床至今,不能自理。為了照顧老人,陳雪祺父母錯開各自的工作時間,保證家裡時刻總有人在。“她爸爸在物流公司搬運快遞,晚上10點半到第二天8點半上班。我在餐廳當服務員,午市、晚市時她爸爸在家可以照顧老人,其他時候由我來照顧。”李志紅告訴記者,家裡一個月收入不到6000元,上有癱瘓的老人需要照顧,下有兩個女兒還在讀書上學,陳雪祺大學一年學費就需要3萬多元,生活壓力很大。
 
  翹首以盼的暑假到來了,陳雪祺像往常一樣,剛考完試就馬不停蹄地開始做起兼職。“現在在一家培訓機構教鋼琴和聲樂訓練,星期一到五都要上班,不過還好周末可以休息。”陳雪祺告訴記者,上大學以來基本沒怎麼向家人要過錢,連續幾個學期的生活費都是靠自己兼職賺的。
 
  “我一直想擁有一台屬于自己的鋼琴,但是最便宜的也得近萬元,家裡承擔不起,我也理解”。由于家境不好,陳雪祺很早就學會了獨立。兼職打工期間,盡管收入微薄,陳雪祺卻很樂觀,稱省着點用也是夠花的。“去飯堂吃飯永遠都是一個原則——選最便宜的吃,平時很少買别的東西,諸如牙膏、毛巾這些生活必需品,買的時候會比對價格,挑便宜的買。”
 
  希望重返勝龍小學傳承鹹水歌
 
  “鹹水歌”曆經歲月洗禮,流傳至今,但卻面臨着傳承斷層的問題。如何發揮傳承人的影響力和傳幫帶作用,就顯得尤為重要。“總的來說,會唱的人越來越老,懂聽的人越來越少,以前一起學唱鹹水歌的同學,現在基本也隻剩下我在唱。”鹹水歌窘迫的處境,令年僅21歲的陳雪褀感到肩上的責任很重。
 
  “我覺得傳承鹹水歌,既要保留鹹水歌傳統風格,也要注入新的時代元素。隻有保留傳統韻味并不斷創新,才能真正讓鹹水歌重煥生機。”新學期陳雪褀就是大三的學生了,盡管對如何傳承鹹水歌有一定見解,但她也明白自己當下能力有限,“還是得先學好專業知識吧,打好基礎,我不一定有能力将鹹水歌發揚光大,但是會堅持一直唱下去。”
 
  談及未來,陳雪祺早有自己的想法。“我想成為一名音樂老師,回到勝龍小學教學生們唱鹹水歌。”在村委的幫扶下,陳雪祺每年的學費都由村委贊助解決,大大緩解了家裡的經濟壓力;勝龍小學校長得知陳雪祺學音樂專業,主動邀請她到學校練習彈琴……“我非常感激他們對我的幫助,回勝龍小學教鹹水歌的想法,既能報答家鄉父老,也能盡自己一點綿薄之力傳承鹹水歌。”
 
來源:中山日報    2019-07-18